工作郵箱:用戶名 密碼 設為首頁 收藏本站
您現在的位置:首頁>離退休干部工作>學習與交流
學習《從馬克思主義的觀點看“中等收入陷阱”》

  

張玉祥

  我對國際經濟學界推出的一些簡單的指數如產品價格指數(PPI)、消費物價指數CPI,系數如基尼系數、恩格爾系數和理論如“中等收入陷阱”等,直接用于中國這樣一個大塊頭的國家,而且又是國情極其復雜的國家,一直抱有懷疑,但由于自己的知識淺薄,無力弄清它們的含義何在,中國又是如何具體量度它們的,更沒辦法去提出異議,因此,除GDP外,我幾乎沒有使用過其他指數和系數。我總覺得有點懸。對上述系數、指數,也間或看到過一些評論,但沒有收集好,已忘記所云為何。對于“中等收入陷阱”更是認為它不符合中國國情。所幸的是最近讀到了一篇文章,題目是《從馬克思主義的觀點看“中等收入陷阱”》覺得有理我想說一說。

  所謂“中等收入陷阱”,是由世界銀行在2006年《東亞經濟發展報告》中首次提出的,指的是新興經濟體人均收入達到3000美元后,快速發展積累的各種矛盾集中爆發,經濟長期徘徊停滯而無法進入高等收入國家的行列。經過30多年的高速發展,我國的人均國民收入在2010年達到4240美元,2014年接近8000美元,已處于所謂由中等收入向高等收入過渡的階段。據此,不少學者認為,中國經濟發展將面臨著一系列嚴峻矛盾和挑戰,很有可能陷入“中等收入陷阱”。目前,如何跨越“中等收入陷阱”已成為學術界和社會上普遍關注的熱門話題。這篇文章的作者有鑒于此,認為有必要運用馬克思主義的觀點,對這一問題進行深入的研究,得出科學的認識。文章認為:

  第一,所謂“中等收入陷阱”并不是一個普遍的規律。我覺得這一點很重要。

  文章說,根據世界銀行2015年最新分類標準,2013年人均國民收入在1045至12746美元之間的國家都屬中等收入國家。隨著世界經濟的發展,高收入國家的數量在不斷增加。目前世界上高收入國家有75個(2013年人均國民收入高于或等于12746美元),中等收入國家有105個,低收入國家有34個。而在1996年,根據世界銀行的標準被定義為高收入國家(或地區)的數量為45個(1994年人均國民收入高于或等于8956美元),2001年增至50個(1999年人均國民收入高于或等于9266美元),2005年為55個(2003年人均國民收入高于或等于9386美元)。從近年來的情況看,被作為“中等收入陷阱”典型的一些國家,如馬來西亞、阿根廷、巴西、智利、墨西哥等,都保持了較高的增長率,人均收入接近或超過了一萬美元,正邁入高收入國家行列。相反,2008年國際金融危機之后,在一些發達國家,卻出現了失業率不斷攀升、經濟持續低迷、貧富分化加劇的所謂新常態,落入了所謂“高收入陷阱”。由此可見,所謂“中等收入陷阱”并不是普遍事實和一般規律。這樣看來,它并不是一成不變的普遍規律。

  第二,落入所謂“中等收入陷阱”的國家所面臨的問題是復雜多樣的,也是具體的、歷史的,與所謂的中等收入其實并無直接的必然聯系,人均收入這一概念只具有統計學的意義,而不反映任何經濟規律。文章說,正如恩格斯所說的那樣:“人們在生產和交換時所處的條件,各個國家各不相同,而在每一個國家里,各個時代又各不相同。因此,政治經濟學不可能對一切國家和一切歷史時代都是一樣的”。比如,以現價美元計算,美國人均收入處于3000美元時,是19世紀80年代末,阿根廷是19世紀末20世紀初,而中國則是在2008年。情況完全不同,不可同日而語。在當今世界,處在中等收入水平的國家有100多個,它們的發展階段、社會制度、經濟體制、資源稟賦和文化傳統千差萬別,面臨的問題各不相同,很難用一個空泛的中等收入陷阱概念加以解釋,否則就會抹殺了矛盾的特殊性,陷入形而上學的泥潭。

  第三,需要強調的是,中國是一個具有廣袤土地、眾多人口、悠久傳統并處于發展和轉型中的社會主義大國,正經歷工業化、信息化、城鎮化、農業現代化(現在又加上了“綠色化”)的深度融合、同步發展,以及市場化、全球化和社會主義體制改革幾重重大歷史變革的匯集交織,中國經濟發展道路的復雜性、豐富性和特殊性世所罕見,所具有的歷史優勢、大國優勢和制度優勢,也非其他國家可以比肩。因此,把現階段中國經濟所面臨的問題與其他中等收入國家,如馬來西亞、菲律賓和泰國等相提并論,都列為有可能落入“中等收入陷阱”主要對象,雖然對我們有警示作用,但卻似貓虎相比,沒有意義,無助于我們正確廓清我國經濟發展的階段性特征,準確把握我國經濟社會中出現的矛盾和問題。

  第四,透過現象看本質,因此,決定一個國家發展水平的關鍵性因素不是人均收入,而是生產能力特別是科技創新力;決定國民生活質量的關鍵因素不是收入的平均水平,而是收入的合理分配。所謂的“中等收入陷阱”所呈現出來的種種病癥,如經濟停滯、政治動蕩、就業困難、創新力缺乏、金融體系脆弱等,究其根本原因,在于生產力不發達,生產關系落后,國家能力儒弱,而與中等收入無關。工業革命之后,西方國家率先實現了現代化,在國際關系中獲得了統治地位。19世紀末20世紀初,歐美發達資本主義國家進入了帝國主義階段,而落后國家則變成了發達國家的殖民地或半殖民地,這樣就形成了發達與不發達或中心與外圍相分割相對立的資本主義世界體系,如列寧所說“資本主義已成為極少數‘先進’國對世界上絕大多數居民實行殖民壓迫和金融扼殺的世界體系。”在這一體系中,除少數國家之外(如日本、韓國),絕大多數國家長期鎖定于不發達狀態,未能進入發達國家的行列。所謂“中等收入陷阱”只是這種不發達問題的一種表現形式。

  文章進一步追問:為什么大多數發展中國家長期鎖定于不發達狀態而難以自拔呢?根源就在于資本主義世界體系本身。資本主義世界體系天生是不平等的,表現在一個國家內部,是資本對勞動的支配以及財富占有上的兩極分化;表現在國家之間,則是少數發達國家對大多數不發達國家的支配以及財富占有上的兩極分化,發達國家在經濟、政治、文化、軍事、科技以及戰略性資源控制等方面都處于支配地位,而不發達國家則處于被支配地位,從而形成對發達國家的“依附”。這一不平等體系演變的一般規律是,窮者愈窮,富者愈富,強者恒強,弱者恒弱,這是馬克思所揭示的資本積累一般規律在國際經濟關系中的具體表現。

  從不發達國家國家的內部狀況來看,由于生產力和生產關系相對落后,在世界資本主義體系中處于邊緣地位,使其經濟社會的發展面臨著特殊的困境。馬克思當年分析德國問題時曾經指出:“在其他一切方面,我們也同西歐大陸所有其他國家一樣,不僅苦于資本主義生產的發展,而且苦于資本主義生產的不發展。”馬克思的這一論述不僅適用于19世紀初德國的情況,對于我們深刻認識“中等收入陷阱”問題也有重要啟示。“苦于資本主義生產的不發展”,是指發展中國家從傳統社會向資本主義社會的轉變過程中,存在著大量舊社會的殘余,如自然經濟、城鄉分離、君主專制、政教合一、法制松弛等,阻礙了國家的現代化。“苦于資本主義生產的發展”,則指隨著傳統社會的解體和資本主義制度的發展,勞資沖突、貧富分化、經濟危機等現代資本主義的弊病日益顯現。苦于資本主義生產的發展和苦于資本主義生產的不發展雙重障礙的疊加,再加之于長期受發達國家的支配控制,喪失了自主發展能力,必然使經濟社會發展陷入長期停滯和動蕩不安的陷阱。

  我通過讀這篇文章,有以下幾點認識:

  一是,認清社會制度本質的不同,是正確認識“中等收入陷阱”的鑰匙。我國是社會主義國家,是經濟發展取得舉世矚目的發展中大國,的確不能與那些發展中的資本主義國家相提并論。我認為中國經濟的放緩,是積極的放緩,是新常態,不是進入“陷阱”的征兆。

  二是,“四個全面”的戰略布局,也是解決中國發展的各種矛盾的重大戰略措施。黨和國家正領導全國人民一步一個腳印的落實“四個全面”,迎接著兩個一百年的勝利到來。所謂的經濟社會矛盾,會一一迎刃而解。我相信不會有什么陷阱讓我們陷入。

  三是,我們要自信。要有道路自信、理論自信和制度自信,相信我們的模式適合中國國情,更相信黨的正確領導。同時,我們更要保持定力,不為各種不符合中國國情的主張所動搖,也不無根據的盲目的唱和,泯滅我們的自信和前進的步伐。我相信到2021年,也就是建黨100周年的時候,所謂的陷阱已經遠遠的被我們拋在了后面。

  四是,文章的觀點也可以鑒別其他的指數和系數,不使我們受到誤導。
 

    版權信息 |
    主辦單位:中華人民共和國住房和城鄉建設部
    地址:北京市海淀區三里河路9號
    郵編:100835
    承辦單位:住房和城鄉建設部信息中心
    電話:86-10-58934114(總機)
    e-mail:[email protected]
    时时彩往年开奖记录 福建36选7开奖中奖规则 棒球比分直播美式足球 龙王捕鱼只打龙王炮 11选5杀号公式 25选7 梦幻西游最赚钱副本排行 25选7开奖2016092结果 山西11选5任8计划 北京pk10人工计划网页 彩票赚赔差率是违法的吗 早餐店真的不赚钱吗 北单比分奖金计算器 围棋棋谱直播 白山棋牌游戏中心下载 股票指数是什么意思 梦幻如何逛摊位赚钱